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一丝不苟 > >正文

【上海话的发音】上海话的发音与日语等其它语言的关系

时间:2019-03-17 来源:瞬息万变网
 

作文「上海话的发音与日语等其它语言的关系」共有 6188 个字,其中有 3466 个汉字,301 个英文,478 个数字,1943 个标点符号。作者佚名,请您欣赏。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,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,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。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,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,不能当作范文使用,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。

【摘要】 上海话作为汉语中的方言――吴语,其发音有其特殊的规则,而且有些发音与日语中的发音极其相似。本文研究上海话的发音和日语等其它语言中的一些相似性和关系。
【关键词】 上海话;普通话;声母;紧喉音;舌根擦音;不送气清塞擦音;舌面清擦音;舌叶浊塞擦音闪音;鼻音;日语斜音

1 上海话(吴语)和普通话、日语等其它语言的发音的异同

1.1 声母:汉语音节中开始的辅音成份。依汉语习惯,声母带简单元音容易掌握也不影响拼读。
(1)汉语众方言中唯吴闽语声母有清浊对应,鼻音等所谓次浊音也分浊、清两类。
(2)吴语全清声母前都带有紧喉音“[�]”,带“[�]”的全清音显得清脆、明亮。
(3)增加与浊音音色区别。“[�]”现象在韩语中称为紧音,并与松音对应(皆清音)。
(4)另外某些有不送气清音、浊音对应的语言也有该现象;为格式简洁。
(5)上海话现无“�[�]”声母,这是多数吴方言有的声母。
因汉语有声调辨意功能,上海话的浊声母浊性相对较弱,可能这也是其它方言浊音清化的原因。
1.2 浊音:中国多数方言区人不习惯发浊音。
(1)普通话“(r)[�]”是浊音,发该音时将声音拖长,并渐将舌放平至癫痫病会遗传吗“[s]”,
(2)就可得到“[z]”。掌握一个浊音后,可通过调整发音器官发其它浊擦音。
(3)也可发元音时调整发音器官发出浊擦音。
不送气清音与浊擦音“[�]”拼读出相应浊音,如“拔[p]”和“鞋[�α��13�]”拼读出“败[bα��13�]”。 (声带震动的辅音为浊音,否则为清音。)鉴别自己发的音是否带音(声带震动),除将手指置于喉部感受震动;还可捂住耳朵,若带音的会感受到嗡嗡声,反之清音则无。
1.3 吴语声母与普通话声母的发音也有很大区别。
1.4 塞音、塞擦音、擦音部分:
(1)“拨[p�h(���5)]”

不送气双唇清塞音;和普通话“(b)”相当。拨:给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b)声母,但有部分例外归入(m)声母,如“秘”。
(2)“泼[p�h(���5)]”

送气双唇清塞音;和普通话“(p)”相当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p)声母。
(3)“孛[b(���2)]”双唇浊塞音;和英语[b]相当。孛相:玩,误作:白[b���2]。 该声母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普通话(p)阳平,(b)去声,(b)阳平。
(4)“夫[f(���53�)]”唇齿清擦音;和普通话“(f)”相当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f)声母。有趣的是,在老人嘴里在合口呼时读双唇清擦音“[φ]”或舌根擦音“[x]”,如“呼[φ���53�]”,和日语“ ”一致,这是两种语言渊源关系的实证。
(5)“扶[v(���13�)]”唇齿浊擦音;和英语“[v]”相当。 该声母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普通话(f)阳平、去声、阳平,部分例外归入“(w)”声母。 “扶[v]”在合口呼时半元音化为“[υ]”,听感接近合口形的“吴[w�]”声母,故其界限不明显。
(6)继发性颠痫怎么治疗“得[t(���5)]”不送气舌尖清塞音,和普通话“(d)”相当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d)声母。
(7)“忒[t�h(���5)]”送气舌尖清塞音,和普通话“(t)”相当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t)声母。
(8)“凸[d(���5)]”舌尖浊塞音,和英语“[d]”相当。 该声母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普通话(t)阳平,(d)去声,(d)阳平。
(9)“革[k(���5)]”不送气舌根清塞音,和普通话“(g)”相当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g)声母。
(10)“克[k�h(���5)]”送气舌根清塞音,和普通话“(k)”相当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k)声母。
(11)“搿[g(���2)]”舌根浊塞音,和英语“[g]”相当。 该声母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普通话(k)阳平,(g)去声,(g)阳平。“环”例外。
(12)“黑[h(���5)]”喉部清擦音,和英语“[h]”相当。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h)声母。 上海话“黑[h]”成阻在声门(喉部),普通话“(h)[x]”是舌根擦音,成阻在舌根;
(13)“合[�(���5)]”喉部浊擦音,与“[h]”相应的浊音。 该声母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普通话(h)阳平、去声、阳平,有部分归入零声母阳平声,如“嗄”。普通话“(j、q、x)”主要是“(x)”的部分古浊喉音声母的字,归入该声部及“夷[j�]、雨[?�]”声部,如“鞋、峡、玄”,“黑[h]”也有类似现象,如:“蟹”
(14)“支[�(���53�)]”不送气舌尖清塞擦音,和普通话“(z)”相当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z、zh)声母。
(15)“吹[�‘(���53�)]”送气舌尖清塞擦音,和普通话“(c)”相当。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c、ch)声母。
(16)“�[dz(���13�治疗癫痫儿童医院)]”舌尖浊塞擦音,和英语“[dz]”相当。上海话原此声部都归入“士[z]、徐[?]”两声部。
(17)“丝[s(���53�)]”舌尖清擦音,和普通话“(s)”相当。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s、sh)声母。
(18)“士[z(���13�)]”和舌尖浊擦音,和英语“[z]”相当。该声母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普通话(s,sh,c,ch)阳平,(s,sh,z,zh)去声,(s,sh,z,zh)阳平;还包括(r)声母的文读(用表示),如“如、乳”等。
(19)“几[h�(i��53�)]”不送气舌叶清塞擦音(有标为“[�]”),和日语“ ”的辅音相同。 (上海话本行声母“[�]、[�]、[�]”也可以是中舌面抬得较高的中舌面音“[c�]、[c�']、[�j]”。)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“(j)”声母。 本行声母和普通话“(j、q、x)”对应。上海话此行声母前舌面平展,普通话“(x)”前舌面隆起贴近硬腭,其差别好似平翘舌音之别。
(20)“千[�(i��53�)]”送气舌叶清塞擦音(有标“[�]”)。该声母归入普通话“(q)”声母。
(21)“其[�(i��13�)]”舌叶浊塞擦音(有标为“[dz]”),和日语“ ”的辅音相同。 该声母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普通话(q)阳平,(j)去声,(j)阳平。
(22)“希[∫(i��53�)]”舌叶清擦音(有标为“[�]”),和日语“ ”的辅音一致。 该声母归入普通话(x)声母。
部位唇形舌缘吴、日语“[∫]”舌叶对应上齿龈和硬腭前不圆不上卷普通话(x)[�]前舌面对应前硬腭不圆不上卷英语“[∫]”舌叶对应上齿龈和硬腭前圆上卷
(23)“徐[�(i��13�)]”舌叶浊擦音(有标为“[z]”),“希[∫]”相应的浊音。 该声母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普天津有哪些治癫痫病的医院通话(x、q)阳平,(x、j)去声,(x、j)阳平。
1.5 闪音、鼻音:
(1)“勒[�/(���2)]”舌尖闪音(有标为“[l]”),相应清声母是“了[��/��(���5)]”;和日语“ ”行辅音相同。发“[�]”时,舌尖对着上齿龈闪击一次。该音在词头或强调时,带点爆破感,既是“[�]”。 该声母功能仅相当普通话“(l)[l]”,原属平、仄、入声者分别归入阳平、去声、阳平。



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

【摘要】:上海话作为汉语中的方言——吴语,其发音有其特殊的规则,而且有些发音与日语中的发音极其相似。本文研究上海话的发音和日语等其它语言中的一些相似性和关系。

~~上海话的发音与日语等其它语言的关系@夏冬霞$对外经济贸易大学!北京朝阳100013上海话作为汉语中的方言——吴语,其发音有其特殊的规则,而且有些发音与日语中的发音极其相似。本文研究上海话的发音和日语等其它语言中的一些相似性和关系。上海话;;普通话;;声母;;紧喉音;;舌

( 欢迎:、、)

支持CAJ、PDF文件格式,仅支持PDF格式

上海话的发音与日语等其它语言的关系相关推荐: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